阿里巴巴,深陷收购“怪圈”

来源:陈根 | 2022-01-24 15:53

  阿里巴巴是电商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除了拥有C2C淘宝、B2C天猫、B2B1688、天猫国际及蚂蚁金服等外,阿里巴巴还打造了一条完整的电商产业链,茵曼、申通、圆通、苏宁云商、银泰等无不受益于阿里的扶持。然而,在电商以外的领域,阿里又深陷一道“魔咒”——不少被收购公司发展惨淡

  从虾米音乐、天天动听、优酷土豆、UC等大文娱类选手,到雅虎中国、口碑网、豌豆荚、中国万网等互联网公司,这些年来大部分被阿里收购的企业似乎都陷入了一个怪圈——独立经营时以行业独角兽著称,进入阿里系后,则纷纷从头部玩家中掉队声量渐小甚至销声匿迹

  投资并购是资本市场的常规运作手法,只是相比于同为互联网巨头的腾讯,阿里的收购为何频频失利?一直以来在试图构建自身庞大商业“帝国”的阿里巴巴,在当前互联网行业水深火热的换挡期下,该如何坚固自己的城池?

image.png

  阿里并购,陷入怪圈

  阿里的并购业务,一直是一个怪圈。

  2005年8月,阿里全资并购中国雅虎。 在当时,马云希望利用雅虎的搜索技术,为淘宝带来更大的流量。但实际上,雅虎不但没有为阿里带来收益,阿里每年还要向雅虎支付约5000万美金的技术使用费。八年后,雅虎中国宣布停止提供服务,一代搜索引擎霸主就此陨落。

  2006年10月,阿里将与大众点评齐名的生活服务平台口碑网收入囊中。作为当年*大的生活服务类网站社区,阿里巴巴收购口碑网后先后将口碑网并入雅虎中国以及淘宝网。本以为淘宝网巨大的流量能够给口碑网导流形成强强对话,但后来居上的大众点评和美团网却把口碑网抛在了身后,口碑网沦为淘宝内无足轻重的点评平台。2011年,口碑网停止运营。七年之后,重新启动的口碑与饿了么合并,再一次沦为阿里旗下其他应用的附属品

  也是在2006年,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完成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然而,率先打响国内外卖革命的饿了么,却被后起之秀美团外卖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迅速反超。尽管阿里先后派出口碑和百度外卖进行支援,但饿了么终究还是难以抵挡对手的攻城掠地之势。

  如今,饿了么市场份额和用户方面数据均弱于美团券商数据显示,交易额方面,2020年2季度美团外卖交易额为饿了么的2.7倍,并且逐年挤压其他平台份额。餐饮外卖时长方面:美团占比68.2%,饿了么占比25.4%,其余平台占比6.4%。用户粘性、日均启动数方面,美团外卖的用户粘性为23.15%,而饿了么的粘性仅为22.56%。

  虾米音乐的陨落是再一个抱憾的故事。2013年初,王皓在将虾米卖给阿里的同时,可能没有想到其一手打造的小众音乐平台会在八年后面临被关停的命运。 彼时,虾米正凭借“独立、小众、文艺”等标签处于各大音乐App的顶端,在移交给阿里时尚有2000万名注册用户以及高达六七百万的月活用户

  尽管虾米上聚集了一批数量不小的忠实用户,但由于当时用户的付费习惯尚未养成,导致用户付费率不足千分之五,而虾米在率先推出在线付费这一盈利模式之后,其微薄的收入并不足以支付高昂的音乐版权费用。 因此,仅靠融资过活的虾米很快便举步维艰,这才有了小而美的音乐平台委身于资本大鳄的故事。

  然而,背靠阿里的虾米音乐却因为彼时阿里对虾米的忽视,直接导致在版权之争中,大量用户离开虾米音乐——虾米进入版权竞争时,那1%已经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状态。更多、更有价值的版权已经握在别家手中,且远未到期,用户只能看着歌单一点点下去

image.png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里也并未对虾米音乐做出任何扶持,而是在2019年9月6日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达到7亿美元的融资——这其实已经成了要放弃虾米音乐的信号。终于,2021年1月5日上午,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

  除此之外,UC浏览器、网易考拉以及豌豆荚等应用在被阿里收编之后也都未能逃脱江河日下的命运,而这一现象还因此引发了互联网圈内的调侃——凡是公布阿里要收购的企业,被收购企业的股价就会大跌;凡是公布腾讯要收购的企业,被收购企业的股价就会大涨。这或许就是资本市场用脚投票的*好说明。

  阿里并购,掌权硬伤

  众所周知,阿里和腾讯都是资本大户,也是收购大户,但两者的收购逻辑有显著的差异。阿里的收购逻辑,是收购之后,换掉原来的高管或者创始人,派来自己的嫡系部队进行管理显然,这样做有很大的弊端

  首先,被收购的公司,已经完全无法按照创始人的规划来发展,严重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也丧失了创业团队*初的激情。同时,阿里虽然对于所有的收购企业都要求绝对控制权,但阿里的团队又没有这个能力经营好。

  比如,和虾米一样,此前同属于大文娱板块的优酷土豆(简称“优酷”)在被阿里收购以后,也开始在长视频平台大战中颓势尽显。而其之所以会在长视频平台大战中落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阿里部队的人事动荡。

  在投入阿里的怀抱之前,优酷也曾经历了一段发展的巅峰时期业务模式对标YouTube的优酷,以UGC内容生产模式为主,先后打败了56、六间房、酷6等一众玩家,成为全球首家独立上市的视频网站。两年后,通过与*大竞争对手土豆网的合并,优酷凭借近50%的市场份额,一举坐上了视频网站的头把交椅。

  2016年4月,阿里以超过46亿美金的价格将优酷收至麾下,并赋予其大文娱排头兵的角色。然而,就在其他玩家疯狂砸钱购买热门版权并不断壮大会员规模之际,优酷却经历了四年三度换帅的人事动荡,以致于错失了版权大战中抢夺主动权的*佳时机

  首帅俞永福擅长融合,将战略重点放在了优酷与整个阿里大文娱集团的打通上。继帅杨伟东作为优酷团队的元老一直以激进风格著称,其接任之后优酷开始不计成本地在市场上抢夺热门剧集和综艺版权,且报价常常是对手的两倍。在杨伟东坐阵期间,优酷接连推出了《白夜追凶》《军师联盟》等热门剧集和爆款综艺。通过其“剧集类型化+ 综艺系列化”的这一套打法,此前被对手赶超的优酷也再次爆发了事业中的“第二春”

  但是,随着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带走,优酷艰难迎来的高光时刻又再次归于沉寂。在现任掌门人樊路远的带领下,优酷又开始变得务实起来,一直将“控制成本、减少亏损”当作新的战略重点,而退出版权大战的优酷与对手之间的差距也在此时又再一次被拉大。连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新兴对手也都后来者居上排在了优酷的前面,曾经的视频行业老大悄然掉队已是不争的事实

  另一方面,阿里这样做,给自己在投资界带来了很不好的观感和名声。许多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正是因为不想自己的创业心血被阿里毁于一旦,才拒绝被阿里收购或者入股。比如美团的王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团*开始是阿里投资的,后来王兴因为不满阿里的做法,才转投腾讯,甚至成为了阿里的死敌。

  不同于阿里,腾讯采取的是一种合作共赢的投资策略。这从腾讯的众多投资公司中就可以看出,比如京东,美团和拼多多等,腾讯不仅入股这些公司,给它们提供发展资金,而且还将自己的社交流量开放给它们,扶持它们的发展。更重要的是,腾讯从来不干涉这些公司的“内政”,准许它们独立运营。正是因为如此,所有被腾讯投资的公司,大多数发展得都比较好。

image.png

  绝对掌权背后,阿里焦虑尽显

  当然,之所以会选择绝对控制所投资的公司,*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这样做,阿里可以更好地掌控公司的战略以及决策,让这些公司为自己的电商主业提供流量。作为电商平台,寻找流量入口一直都是阿里的经营核心,而那些被收购的应用自然也成了为淘宝天猫导流的不二选择。*初虾米、优酷等平台上“边听边买、边看边买”的此类尝试就是*好的佐证。

  毕竟淘宝系只是购物平台,在各个购物平台中,用户的转换成本非常低,而且在网购越来越普及以后,淘宝系上的产品不再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因此,淘宝系要维系自身的流量,就必须不断从外收购总产,比如视频优酷、外卖饿了么、网易云音乐等,给淘宝增加流量,或推出88淘宝会员增加客户黏性

  于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电商业务,阿里通常会把被收购应用与其生态和技术的融合当成第一要务。但是,这一做法不仅打乱和降低了各平台的用户体验,同时也耽误了其发展的*佳时机,这也是虾米和优酷在卖身阿里后错失版权大战的重要原因所在。 可以说,阿里自身所带的电商基因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虾米、优酷们日渐式微的命运。

  而腾讯与阿里正好相反,腾讯*不缺的就是流量。腾讯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微信活跃用户已经突破12亿,QQ活跃用户达到了6.9亿,至少在现在,没有谁能撼动微信和QQ的地位,腾讯在互联网社交领域稳坐首位。作为流量生产商,腾讯需要做的是为巨大的流量寻找出口并借此变现。腾讯游戏就是*好的例子,利用微信和QQ的强大流量,腾讯游戏平均日入超4亿。

  因此,被腾讯收购的企业不但可以获得资金上的支持,同时还可以得到腾讯的流量加持,而阿里的新老对手拼多多和京东发展如此迅猛也正是得益于此。 同时,被投资的公司也基本上都保持着原有管理团队的独立运营,前者仅提供资金和流量上的支持,而后者则有足够的专业眼光和自主能力在各自的行业内把握关键时机。

  对于腾讯和阿里的收购,江湖上早有风闻:“跟腾讯混的,基本都成了独角兽;跟阿里混的,基本都成了供血袋。腾讯的根基是社交,是流量的起点,腾讯把这部分流量带给你,你想办法去变现;阿里的根基是电商,是流量的终点,需要别人给阿里引流,*后到阿里的平台发生交易。”真是一语中的。

image.png

  绝对掌权背后,归根到底,是阿里长久以来面临的发展焦虑。阿里其实是面临了当前大部分中国企业一样的问题,就是在没有核心技术支持的情况下,依靠曾经的电子商务网购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必然会面临天花板。毕竟当前,电商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存量阶段,市场也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市场。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末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数11.67亿人,电商月活跃用户数达11.01亿人,渗透率高达94%。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有越来越多的对手试图抢食电商这块蛋糕,这无疑对阿里巴巴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新零售方面有京东的挤压,下沉市场有拼多多的强势崛起,直播电商有抖音的后来者居上,新业务方面还有美团等新巨头的壮大

  雪上加霜的是,在反垄断监管趋严之下,电商行业必然经历从寡头垄断向多巨头共存的格局转变。随着竞争环境的不断强化,龙头地位给阿里带来的垄断效应在衰减,由此产生的超额收益面临被瓜分的风险。在这种背景下,阿里核心电商的市场份额大概率会持续下滑,核心电商的收入增速也预计会平稳放缓。

  如今的阿里,已经不复当年辉煌。阿里“帝国”的光芒正在黯淡,而留给阿里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