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已不是菜鸟

来源:亿欧网 | 2020-06-23 11:27 | 作者:杨俏

  身居幕后的菜鸟,正是左右战局最核心的神经中枢。

  2009年夏天,张勇和他的团队在办公室里讨论,办点儿什么活动能刺激一下下半年的销量。

  当时办公室内在场的几乎全是光棍,白板上写满了创意方案。有人指着白板上的品牌说,要是这些东西都打五折就好了。

  “双十一”就这么成为了促销的标志性节点,进而成为了卖家、物流企业乃至平台之间的必争之地。

  快递企业纷纷降价吸引电商业务,跨省快递起步价从18元直线下跌至最低5元,“9.9元包邮”、“包邮区”等概念也逐渐普及。

  2012年被业内称为双十一的爆发点,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天猫,销售总额当天达到了191亿元,最后完成配送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大规模订单的涌现导致物流产业人力、基础设施投入赶不上电商的发展速度,供需失衡。一件快递的配送时间从平日的2-4天延长至1-2周,快递企业遭投诉、快递员忙前忙后、商家被迫挂出“致歉信”。

  马云曾经明确地判断,电子商务环节中唯一出问题的便是物流,快递业投递能力的提升迫在眉睫。

  阿里曾与邮政推出过“e邮宝”电子商务专属快递服务。但由于成本、速度等各方面限制,体量庞大的邮政并没有做起来。

  用吴鼎钧(浙江省邮政公司总经理)的话说,“我们离市场太远了,我们的机制、体制、观念与阿里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正值马云为电子商务为物流派送发愁之际,“云快递”的概念吸引了他。

  2009年,陈平离开了此前创立15年的宅急送公司成立了星辰急便,预打造中国最大最开放的“云快递”平台,成为国内专业的电商物流配送服务商。双方签订了7000万元的入股合同,分两次注入。

  “当时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副总裁跟我说,马云一直想做物流,想通过投资我们先找一找做物流的感性认识。”星辰急便原董事长陈平当时说。

  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快递业整合的开端,但星辰急便仅仅在两年后(2012年),就宣告倒闭了。

  整合时代

  2010年阿里启动了大物流计划,计划100亿建立仓储网络平台,此举受到业界巨大争议,懂电子商务懂金融的阿里,对物流却是门外汉。

  电商的竞争是价格的竞争,更是用户体验的竞争。当马云试水物流的时候,京东已经开始自建起了自己的直营物流体系,将获得的1.5亿美元融资的50%用于仓储、配送、售后等,后续再募集的15亿美元资金,则几乎全部投入到了物流体系建设。

  中国B2C市场格局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京东商城2008年首超卓越亚马逊和当当,占据中国电子商务B2C市场首位。2012年第一季度,京东商城以50.1%的市占率在中国自主经营式B2C网站中排名第一。

  快递市场的变化同样显著。民营快递企业迎来合法身份后迅速扩张业务规模、外资企业加速入局国内快递市场、VC/PE资本加速进入快递行业。

  快递行业的兼并重组呈现加速趋势,行业前列的快递企业兼并重组扩大业务规模,其他行业龙头企业以并购方式将业务拓展至快递领域:

  申通快递出资1.6亿元接手天天快递;

  顺丰2013年迎来了成立二十年来的首次股权融资;

  复星集团和联想创投联合投资韵达;

  DHL在华合资公司中外运敦豪3亿元收购全一快递100%股权;

  力鼎资本、凤凰资本、鹏康投资三家机构投资2亿元入股全峰快递;

  红杉中国和金石投资入股中通速递;

  FedEx和UPS向国家邮政局提出国内快递业务经营的许可。

  行业迅猛发展的局势下,天猫从头搭建与其规模相对应的物流体系非常困难。基于时间成本和互联网平台基因的考虑,阿里最终选择了平台整合改造、网络化思维的道路。

  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当时的股权结构是浙江天猫占比43%、银泰集团占比32%、上海星泓投资(复星集团旗下)与富春物流分别占比10%、通达系(圆通、中通、申通、韵达)及顺丰各占1%。

微信图片_20200623113105.jpg

  马云雄心勃勃地展示菜鸟未来伟大的愿景时,快递企业却在担忧。

  申通当时直言“我们跟菜鸟的理念和方案完全不一样。除了这个5000万,不会再参与投资。投资这个钱,说白了是‘给面子’ ”。

  受制于菜鸟沦为简单的运力、资源分配导致新的矛盾和利益纠纷,都是他们所担心的问题。但很现实直接的问题是,快递公司根本离不开阿里。如果不参与,就存在被边缘化的可能。

  以圆通和百世汇通为例,圆通业务中70%包裹来自电商,电商包裹中有六七成由阿里系贡献;百世汇通的快递业务量80%来自阿里系。

  马云当时也多次重申,阿里不会抢快递公司的生意,永远不会做快递,跟淘宝、天猫一样,阿里搭建的是一个平台。

  通过观察可以看到,阿里所有业务的发展,其实都在遵循“解决问题”的逻辑。B2B业务解决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贸易问题、淘宝解决企业与个人的交易问题、支付宝解决交易信任问题、物流解决商家与消费者的体验问题。

  科技与快递的相遇

  菜鸟提出了建立天网、地网、人网三大网,用技术与数据打通物流运输的相关环节,提升整体物流效率,降低成本。

  愿景虽然宏大,但选择从何处开始入手却并不容易。

  不同快递企业有自身的系统,阿里怎样才能做一个系统,打通商户与各个快递企业之间的连接。经过菜鸟们的研究,这个任务落在了电子面单身上。

  电子面单本身不算什么新鲜的事情,多家快递都有自己的电子面单。但痛点是,没有任何一方有实力去制定统一标准。

  2014年5月,菜鸟网络联合三通一达等14家主流快递公司,推出了标准化的公共电子面单平台,向商家开放免费申请接入,当时电子面单的使用率尚不足5%。

  推进电子面单的过程中,“桐庐帮”口头答应了,却迟迟无法落地。他们的担心就像曾经入股菜鸟时的担心是一样的:电子面单的主导权归谁,是否沦为“低端劳动力”。

  为消除快递企业疑虑,时任菜鸟COO的童文红把通达系的老板们约到杭州太极禅苑喝茶,搞清了症结所在。“菜鸟保证只提供产品工具,单号还是由快递公司发。”

  阿里十周年庆典上,马云说“人家相信不相信没关系,但自己要相信。”从那时起,中通董事长赖梅松就相信“相信”二字的力量。

  赖梅松亲自拍板,表示“使用电子面单的商家每单补贴两毛”。2016年中通的电子面单采用率大约在78%,而在2015年末这个数据大约是48%。

  中通试水之后,电子面单快速在国内快递公司中被更大面积接受。

  “三只松鼠”的天猫旗舰店,2014年“双十一”当天产生了130多万的包裹,在电子面单使用情况下,以前需要七八天发货的效率,用了五天把所有货都发完了;

  淘宝奥尔良专卖店店主周女士说,“我算了一下,一台机器最少一天可以打5000单,过去我们需要一个专人负责打面单、三台机器同时打单,现在一个人两台机器就够了。”

  随着2015年德邦快递接入菜鸟网络电子面单平台后,占据全国电商市场份额90%以上的主流快递企业,全部实现了电子面单的普及。整个阿里系(淘宝+天猫)电子面单渗透率从年初的17%激增至70%。

  谁也没料到,电子面单的这个起点,成为了物流信息化历程的一大里程碑,产业升级集群现象初显,菜鸟俱乐部的数字化开始加速发展。快递企业所遭诟病的服务质量逐年提升。

  科技和快递结合之后,全行业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6年,民营快递企业连续上市,顺丰、圆通、申通、韵达登陆A股,中通、百世赴美上市,行业进入资本时代。

  各家快递企业均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所募集的资金大部分用于转运中心建设、车辆采购、分拣自动化、IT信息化等等。

  此后,自动流水线、分拣机器人、智能分单等,从稀奇到普及,技术成为了驱动快递行业发展的关键词。

  马云也在2018年菜鸟智能物流峰会上说道,“不在技术上投入没出息”,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也说,“还做以前的快递,那就别做了”。

  在菜鸟智慧物流驱动下,AGV、穿梭车、协作机器人、并联机器人等被全行业广泛应用于仓库、分拨中心。

  2018年双11前,菜鸟用新技术为圆通打造了超级机器人分拨中心,350台菜鸟“小蓝人”,每天可分拣超过50万包裹;

  中通与菜鸟共同开启了人工智能语音技术,代替快递小哥给用户打电话;

  申通义务分拨中心的350个机器人同时作业,加速货物分拣速度。

  2009年天猫双十一的26万件到2018年的10.42亿件,经过10年,天猫双十一物流订单增加了4000倍。

  从1天26万包裹的爆仓,到1天10亿包裹的平稳发生,菜鸟搭建的骨干网,让物流行业 “春运”洪峰来得平静如水。

  仅创办了3年的菜鸟,靠着数据、技术驱动,社会化协同式平台,2016年首轮融资超过百亿,估值达到了500亿。

  资本助推的“菜鸟俱乐部”

  2000年,在UT斯达康工作的9年时间里,周韶宁迎来了事业上的高峰。其主导的小灵通短时间内火遍中国,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周韶宁因此和郭台铭结下了深厚友谊。

  郭台铭不止一次对周韶宁说“将来你做什么我投什么,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这为后来百世第一笔融资埋下了伏笔。

  2009年,马云联手郭台铭低调地拿出1个亿投资百世物流。

  后来,阿里成为了百世物流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3.4%,菜鸟则占股5.6%,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阿里副总裁陈俊都是百世物流的董事。

  2015年,圆通30.3亿件业务量及14.7%的市占率,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第一。阿里以20%的股份投资了圆通,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圆通得到青睐后,优异的表现却停滞了。2017年,圆通业务量面临着落后于中通、将被韵达赶超的局面;部分网点瘫痪、加盟网点亏损等内部矛盾集中爆发。

  快递市场行业老大风水轮流转,中通因其持续性的自动化、智能化、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在2018年一举成为行业业务量第一。

  那一年,阿里、菜鸟向中通快递投资13.8亿美元,持股约10%,这让中通的市值规模不断增长。

  在阿里入股申通之前,陈向阳是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的顾问。陈向阳向其建议,“阿里已经先后投资了百世、圆通和中通,申通也应该拿一张门票,进入这个俱乐部。”

  陈向阳看来,在资本加持下,阿里与中通已经展开了大规模的技术与业务合作,如果申通加入,也可以借助其资本与资源,推进技术整合与升级。

  当时的申通市占率不断下滑,早已不是2014年时的行业老大,整个运营流程70%是线下操作。

  若与菜鸟合作,申通可以实现更大幅度的降本增效。面对陈向阳的建议,陈德军确实心动。

  2019年3月,阿里斥资46.6亿元入股申通,获得14.65%的股权;7月与申通达成协议,允许其通过从申通创始人那里继续购买价值近百亿元的股票,并自2019年12月28日起的三年内,可成为申通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几年间,菜鸟从技术引领行业变革的方式,转变为投资入股的方式。

  一位行业人士对亿欧表示,菜鸟基本没有直接投资四通一达,也没有对这些快递企业形成绝对的控制权。

  经过亿欧的梳理发现,菜鸟参与直接投资的,除了干线物流、快递柜等物流基础设施之外,大多数仍然是那些创新型的科技物流企业,对快递公司的投资大多数由阿里巴巴进行,两者之间有着清晰分野。

  中国物流协会特邀研究员杨达卿认为,阿里更大程度是生态圈的组织者,而不是产业执行者。在生态圈内需要“培养赛马精神,而不是将自己变成赛马”。

  这个曾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正逐渐转变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

  作为一家物流网络平台,菜鸟重金投资的未来,全方位的布局,商业基础设施版图清晰可见。

微信图片_20200623113116.jpg

微信图片_20200623113120.jpg

  (注:2018年,菜鸟网络收购万象、昇邦、东骏、芝麻开门和黄马甲五家配送合作方,成立“杭州喵递宅配科技有限公司”,由菜鸟100%控股。)

  此外,阿里也持续加持菜鸟股权,投入233亿元,从51%的股权增加至约63%,并成立了自有品牌“丹鸟”,中通和韵达则在2020年4月低调入股了菜鸟旗下“溪鸟物流”。

  快递江湖战局未定

  菜鸟没有对手。但整个阿里的物流生态有对手。

  与菜鸟的拓展物流版图不一样的京东,刘强东一开始就用自己的方式倾注重资产:自建物流,全面开放,成立京东物流集团,再到布局六大产品体系(供应链、快递、快运、冷链、云仓、跨境)。

  5月份,京东新成立的快递加盟平台网络“众邮快递”,主要产品聚焦于3Kg小件与电商包裹,将 “率先在广东全省、福建泉州、江苏苏州、无锡、常州以及上海市内起网,首批一级网点设立约400家”。

  另一个重要的对手是顺丰。2008年年初的冰雪灾害,所有的快递车辆都趴在路上动弹不得,时任浙江省邮政管理局监管处处长金国治看在眼里。他给王卫写信说:

  “没有翅膀的快递,永远是一个爬行动物。”

  这些话对王卫的影响很大。其他民营快递企业还在为陆运战场厮杀的时候,顺丰已经有了一冲飞天的梦想,这是其占据国内高端快递市场的基础。

  航空运输的高时效,以及应对非典、新冠肺炎等突发事件,都对顺丰的品牌带来了很好的溢价。

  2018年,顺丰与夏晖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新夏晖”,布局冷链行业;

  同年,顺丰55亿元收购DPDHL中华区供应链业务;

  2019年,顺丰与唯品会达成业务合作。

  顺丰一直在试图依托自己的优势扩张版图。

  有业内人士告诉亿欧,“顺丰可能不想在快递领域做一些深耕了”,而是向其他业务方向发展。包括收购、科技投入、航空业务、直营等,都非常符合UPS和国外企业的发展模式,“或许顺丰正在逐渐地模仿UPS的部分供应链解决方案。”

  行业内最新锐的力量就是拼多多——从前期的开发新技术物流平台,到与国美的合作、极兔速递的接入。

  “拼多多有订单话语权优势和资本优势,搭建开放性数字物流平台或是拼多多优先选项,然后通过参股或者收购一些快递物流资产,也是一个不错的路径。”杨达卿认为。

  拼多多所对应的目标城市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以爆款产品及大订单量为主,所以拼多多与阿里系所需的物流网络是不太一样的。而且,对于爆款货品而言,更需要物流公司之间的协同。

  与国美的合作可能是破解之道。拼多多有机会将爆款货品提前转移到各地的国美仓或门店,这些地点与拼多多的覆盖区域很匹配。

  可以看到,不论是京东、顺丰还是拼多多,都在积极布局自己的物流基础设施,其背后的支撑基本是平台商流和品牌,具备足够强的壁垒效应。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恽绵认为,阿里的位置不可动摇,虽会对京东、顺丰等造成影响,但他们的反应可能不会过于强烈。阿里从入局百世至今,参股控股的快递物流企业数不胜数,也并未对行业造成颠覆性的变化。

  “百世快运并未颠覆快运行业,日日顺也并未对京东大件物流造成影响”,快递的江湖从来不缺乏故事,也不缺乏战事。

  写在最后

  快递市场上迟迟未接受阿里投资的韵达,终于还是没能独立于整个生态:最新的股权结构数据显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了其2%的股份。

  阿里在韵达的股东名单中位列第八,基本上“无缘董事会席位”,但对于阿里来说,这并非难事。

  从桐庐帮的草莽出身,到淘宝与快递公司们的共生共荣,再到如今一超多强的快递市场格局,身居幕后的菜鸟,正是左右战局最核心的神经中枢。

  快递用户可以不知道菜鸟的价值,但菜鸟知道自己对用户的意义。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