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投了一位前阿里女员工

来源:投资界 | 2021-12-02 11:22

  字节跳动又出手了,刚刚投了一家中东物流公司。11月30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投资了总部位于迪拜的物流公司iMile。公开资料显示,这是iMile的首次重大融资。更多细节流出:据悉iMile本轮融资总额4000万美元,公司估值达3.5亿美金,其中字节跳动以较低估值投入约1000万美元。

        成立于2017年,iMile是一家中东本土电商物流企业,服务于跨境电商公司,目前在杭州和深圳都设有研发中心。公司服务的客户赫赫有名,包括亚马逊、中东*大电商Noon,以及这两年的电商新秀SheIn等。值得一提的是,iMile背后是一位中国女性创始人——黄珍(Rita),她曾任职于华为、阿里海外部门。

image.png

  至此,字节跳动又完成了在跨境电商领域的一步棋。今年8月,字节已经投了跨境电商基础设施服务商纵腾集团,更早前还接连出手了两家跨境电商公司。当野心勃勃的中国电商创业者征战全球,以物流为代表的所有配套生意也变得“性感”起来了。

        出身阿里,她在迪拜做物流公司刚刚被字节跳动投了

        创立iMile之前,黄珍已在中东工作了多年。

        2008年,黄珍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因工作被外派到非洲,辗转了非洲多国,后来又负责华为在中东某国的整体业务,据悉年营收1亿美金。2014年时,黄珍被正式调往迪拜,那时的她或许也不会想到,几年后会在这里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2015年,黄珍加入了阿里巴巴。那一年阿里在中东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黄珍出任这家合资公司的CTO,负责阿里云计算技术在中东的落地。

        正是在阿里的这份工作,让她接触到了国内大量出海中东的创业者,更让她深刻感觉到中国企业全球化、中国制造的品牌持续输出是大势所趋。深思熟虑后,黄珍决定从阿里辞职,自己创业闯一闯。

        在中东摸爬滚打多年,黄珍深感电商创业机会巨大。只不过,当地的电商创业存在两个特别大的问题——物流和支付,支付短期内不好解决,但中东地区薄弱的物流基础设施问题是亟待解决也是能够改变的。当时还流传一句话:“谁搞定了物流,谁就搞定了中东电商”。她决定从此处入手。

        2017年4月,黄珍离开阿里,两个月后iMile正式成立。这是一家专注解决中东电商物流*后一英里派送问题的公司,*初服务的客户也是来自中国的跨境电商们。

        黄珍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彻底走国际化和本地化路线——这也是她的优势,物流重运营,对本地化要求高,在中东地区工作多年的黄珍懂这里,也明白中国跨境电商公司想要什么。

        即便是这样,iMile想要做好本地化也面临重重困难。黄珍曾经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虽然我们是在中东市场成长起来的团队,但在深入本地化的过程中依然面临很多挑战,比如,中东本地客户的消费习惯、用户地址不清晰,本地快递员效率较低导致成本较高。”此外,公司还要去适应当地的市场监管。

        为此,黄珍先是着力培养、招揽优秀的人才。实际上,出海人才的确是个难点,在中东很难找到国内快递业这种处理过海量订单的人,黄珍考虑从国内挖来快递高端人才,这也是她创业初期遇到*大的困难。好在她迅速集结起了自己的有经验的团队,这也让她在面对中东本土物流企业的竞争时有了信心:iMile在服务中国卖家上经验充足。

        其次,不断加大对技术的投入。iMile利用大数据建立了自己的地址库——别小看这一点,这极大提高了中东本地客户的签收率。截至今年8月,iMile在杭州有100多人的研发团队,还研发了自有的跨境运输系统、司机端APP和数仓系统。

        「中东顺丰」何以崛起?跨境电商火了,物流诞生新机会

        回过头来看,iMile凭什么迅猛崛起?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操作流程。一份发往中东的快递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消费者A在中国某跨境电商独立站下单,订单通过卖家在中国国内实现集采并且进入iMile在中国的集货仓;一旦货品进入集货仓,一般会通过空运到达沙特和阿联酋,清关后进入iMile在中东的自建仓,*后由iMile的快递团队配送到消费者手上。

        如此,一个配送闭环就完成了。对于在中东做跨境电商的中国创业者来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合适的本地快递服务是很大的痛点,而iMile就是在解决这个问题。

        中东物流十分有当地特色,80%的消费者都选择COD(Cash On Delivery),即货到付款,但低效的配送员经常因为找不到地址而引发各种退货。iMile则定位“中东顺丰”,不但采用了顺丰式的直营模式,还通过研发系统做到了货到付款;而海外仓的建立也保证了物流的实效性,

        对于C端用户提高了保障。在获得字节跳动入股之前,iMile曾有过另外的两轮融资。天眼查信息显示,2018年1月,iMile获得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2020年3月获投1000万美元,但这两笔融资都没有披露相关的投资方。实

        际上,iMile创始的时机正值中国跨境电商独立站大举进入中东,当地的电商行业方兴未艾,中东国富货乏,有心人都能嗅出其中的机会。黄珍做的事情也是一个大趋势——近两年,跨境电商以及本土电商,纷纷自建物流服务。

        与此同时,跨境电商正在经历新一轮的火爆: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优质供应链已经十分成熟。经过四十多年的积累,国内制造业在某些领域极其发达,出口产品的质量过硬,Made in China开始以一个崭新的形象面向世界。

        当然,疫情也意外成了催化剂。过去两年,由于中国疫情防控及时有效,外贸企业生产复苏的速度相对更快,使得中国在供给端占领压倒性地优势。当很多国家生产受限的时候,中国的工厂里机器不停歇地运转。

        这里有一组数据:据海关广东分署统计,2021年1—8月,广东外贸进出口5.24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19.6%。更为值得注意的是,集装箱和船舶出口分别大幅增长4.2倍和54.6%。

        这些都带来了中国跨境电商业务的繁荣,电商如此,与之配套的物流势必也迎来了新的浪潮。而在黄珍看来,“中东是*适合具有中国背景的创业者出来创业的地方。”

        电商出海,仍是一片广阔天地字节正在这样布局

        iMile并不是字节跳动投的第一家物流公司。今年8月,字节跳动还投资了福建福州人王钻创办的纵腾集团,这是一家成立于2007年的跨境电商基础设施服务商。成立之初,纵腾集团是以卖家的角色杀入跨境电商,算是中国跨境电商行业*早开设海外仓的公司之一,于2008年开始先后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多个国家设立海外仓,随后又开始涉足跨境物流。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纵横集团已建成重点覆盖欧美地区,遍及全球的跨境电商物流网络,拥有30座境外仓储和中转枢纽,仓储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在此之前,字节跳动还接连出手了两家跨境电商。

        今年2月,深圳斯达领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字节跳动关联企业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名股东。斯达领科(Starlink)成立于2017年7月,是一家跨境电商出口大卖,去年9月份,斯达领科还完成了由红杉中国领投,天图投资、祥峰投资、灵犀资本跟投的3亿元A轮融资。

        随后3月份,字节跳动又参与了跨境通旗下公司“帕拓逊” 20.20亿的股权受让。可能很多人并不了解,帕拓逊是知名的亚马逊卖家公司,被称为“亚马逊三杰”,曾打造出606个BestSeller(BSR)产品。

        至此,跨境电商成为互联网大厂竞速的一块新战场,而字节跳动在大卖和跨境基础设施服务领域都有涉及。这条赛道,字节跳动筹谋已久。去年12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张一鸣在内部目标中提到,2021年将重点在三个新业务方向上做进一步探索,其中包括:跨境电商、To B(企业服务)和LKP(办公硬件套装)。

        据悉,字节跳动跨境电商业务兼做进口和出口,以出口为主的电商项目,在字节跳动内部的代号为 “麦哲伦 XYZ ”,由周翀带队,向字节电商负责人康泽宇汇报。尽管此后字节跳动方面对于“内部信”的说法予以否认,但随着投资出手,意图已经逐渐清晰。

        今年早些时候,抖音电商还在后台功能专区低调上线了 “跨境商品”栏目;去年10月,字节跳动推出跨境精品特卖商城 “福巷海购”,并以小程序的形式内嵌在抖音以及今日头条App内。这样的频频出手,与当时跨境电商整体走势向好不无关系——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69万亿元,增长了31.1%。就在这个月,字节跳动还在海外上线了一款名为TikTok Seller的产品,该产品能够帮助卖家通过手机管理其TikTok店铺,类似于国内的抖店。此举虽然是为了加速电商业务在海外商家圈中的铺展,但与此同时,国内也有不少商家开始在TikTok上做跨境生意。

        所以,随着这一次出手海外物流公司,字节跳动跨境电商业务又补上了一块短板。当VC/PE扎堆入局投资跨境电商品牌的同时,物流,也悄悄地热闹起来了。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