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涨价的快递“价格战”

来源:物流资本论 | 2020-07-28 13:22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敦豪快递、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针对疫情防控形势,灵活运用价格和服务杠杆对各自的全球网络进行实时动态调整,转危为机。

  这场和国内快递市场截然不同的“价格战”不仅巩固了三大国际快递运营商的市场地位,更使其在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拥有先发优势。

  收费:有升有降

  随着空运产能压力开始缓解,敦豪快递、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均于近日开始降低从中国发货的附加费。

  三大国际快递运营商在3月和4月推出不同名称和收费标准的附加费,以弥补因疫情大流行导致航空运力大幅削减而产生的成本上升。

  4月~5月,从中国向世界各地的个人防护用品发货量激增,从而进一步加大空运产能压力。

  三家企业因此提高中国以外地区的附加费,并出台各种重量和体积限制措施。

  但在数以百万计的个人防护用品成功销往欧洲、北美和其他地区后,中国个人防护用品出货量开始下降。

  作为回应,联邦快递率先采取行动,从6月22日起,将从中国到欧洲的大部分附加费从1.80欧元/公斤下调至0.90欧元/公斤。其他附加费(包括从中国到美国的附加费)保持不变。

  联合包裹采取了更广泛的价格调整举措,从6月28日起,降低从中国大陆发货至多数国际目的地的附加费。

  从中国到美国的快递附加费从0.79美元/磅下调至0.57美元/磅,加急附加费从0.75美元/磅下调至0.52美元,货运附加费从1.81美元/磅下调至1.36美元/磅。

  在欧洲,快递附加费从1.55欧元/公斤下调至0.66欧元/公斤,加急附加费从1.46欧元/公斤下调至0.58欧元/公斤,货运附加费从3.54欧元/公斤下调至2.21欧元/公斤。其他附加费继续适用并保持不变。

  敦豪快递自7月1日起降低从中国到世界各地的国际时限(Time Definite International)服务附加费。

  往欧洲、美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费用从1.80欧元/公斤下调至0.90欧元/公斤,从中国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费用从1.80欧元/公斤降至1.65欧元/公斤。

  其他费用维持5月24日起公布的水平不变。敦豪快递表示,这种调整反映了市场动态和航空运力的变化。

  与敦豪快递不同,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自应对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同时,还要重点应对日趋严重的美国本土疫情带来的严峻挑战。

  近日,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相继对部分美国国内快递服务收取附加费,原因是虽然疫情防控和社交隔离使网购增长强劲和B2C件量激增,但运营成本也在继续上升。

  两家企业收取附加费的主要对象是需求高于正常水平的客户和处理起来更耗时的大包裹。

  美国消费者目前网购比平时明显增加,网购商品包括日常家居用品以及冰箱和家具等大件产品。

  联邦快递表示,疫情使快递宅配件量激增,同时也导致超大和难以处理的包裹数量激增,网络运营成本随之增加。

  因此,该公司于6月8日起对某些产品类别实施“三次临时高峰附加费”。其下属快递和路运部门提供的宅配包裹每件加收0.3美元附加费,适用于每周宅配件量超过4万件或正常业务量120%的商务客户。

  此外,美国邮政与联邦快递签订合同,通过联邦快递投递的FedEx SmartPost邮件每件加收0.4美元附加费。同时,快递和路运部门对超大件包裹每件加收30美元附加费。

  联合包裹在5月31日出台类似价格调整政策。对于每周件量超过2月周件量2.5万件的托运人,对其宅配和Surepost包裹每件加收0.3美元附加费。

  此外,每周运送超过500个大包裹的客户须为每个包裹支付31.45美元附加费。

  “变脸”:步调一致

  早在疫情爆发初期,三大国际快递运营商就迅速采取紧急措施,尽可能降低疫情对自身运营特别是盈利的影响。

  敦豪快递宣布在全球范围收取附加费,暂停其往返印度的主要服务;联合包裹暂停在美国的服务水平承诺,并对中国出口业务收取附加费;联邦快递暂停全球范围内的退款保障服务。

  敦豪快递从4月1日起对全球范围内的所有国际实现服务收取紧急情况附加费,以弥补其为应对因全球航空运力下降而产生的运营成本增加和必要的航空网络调整。

  敦豪快递收取的紧急情况附加费为固定金额,视货物重量而定。2.51~30公斤的货物收取2.50欧元;30.11~70公斤的货物收取15欧元;70.11~300公斤的货物收取50欧元;超过300公斤的货物收取200欧元。此附加费不适用于生命科学客户、医疗保健客户和医疗快递服务。

  联合包裹暂停对所有来自美国的货物(国内的和国际的)的任何服务水平的承诺。但该公司强调,仍将继续保持“业务开放”,其业务被美国国土安全部视为“关键基础设施”,将“继续揽收和交付货物,即使在受限地区”。

  在附加费方面,自4月5日起,联合包裹对从中国大陆和香港到欧洲和北美的所有货物征收临时高峰附加费。联邦快递则从4月6日起对全球网络中所有国际服务收取临时附加费。

  此后,为应对疫情大流行、运营成本持续上升和个人防护用品发货的强劲需求,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还曾提高从中国发货的紧急附加费。

  同时,对来自中国的货物进行尺寸和重量限制,以应对当时需求和产能供应不平衡。

  调整:转危为机

  作为国际快递市场的“空中霸主”,联邦快递在此次疫情中针对疫情防控形势,灵活运用价格和服务杠杆对网络进行实时动态调整的能力,非常值得国内快递企业学习。

  疫情使联邦快递暂停财年利润预测,并采取措施削减成本。在面对疫情挑战的同时,联邦快递着眼于全球对洲际航空运力的潜在强劲需求所带来的机遇,因为航空公司为应对疫情,大幅削减客运服务,从而减少了相当规模的货运能力。

  联邦快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施伟德(Frederick W. Smith)说:

  “疫情大流行正在世界各地产生重大影响。

  由于洲际航空运力大幅下降,我们将继续支持对国际快递出口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

  尽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尚不确定,但在客户管理供应链和库存方面,我们仍处于有利地位,能够帮助他们。”

  分析人士认为,国际客运航班削减客观上使联邦快递从利润丰厚的业务中受益,同时使其受益的还有欧美各国因疫情防控而激增的电商需求。

  联邦快递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和传播官布莉·卡瑞尔(Brie Carere)说:

  “疫情防控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每天都在评估和应对。当疫情在中国爆发时,我们实施了一项全球应对计划,并开始利用全球网络和专业知识应对这场危机。

  无论防疫还是复工,我们都处于独特的领先地位。我们优先为客户和非营利组织处理医疗和人道主义物资,同时也支持现有客户,最大限度地保护其基本业务,展示我们与客户持续的商业伙伴关系。

  这对小企业尤为重要。同时,我们还在应对增加的需求和新客户。”

  2月,在运力有限的情况下,联邦快递通过对美国出口货运实行临时高峰附加费,调整其在华服务承诺,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运力,有效应对了大量涌入中国的货运需求。

  据卡瑞尔介绍,联邦快递对中国进出口业务服务价格实行动态调整。2月初至3月初,往来中国大陆的航空运力同比下降约40%,其中约82%是由于宽体机型腹舱运力下降。

  自3月3日以来,中国出现需求反弹。由于急需补充库存和航空运力短缺,需求保持高位。

  联邦快递继续调整运输时间和服务价格,特别是针对中国出口业务,通过有效管理需求追求盈利。

  “鉴于市场尚不稳定,我们会继续扩大优质服务和经济服务之间的差价,以鼓励客户在紧急运输时使用优质服务。”

  随着疫情全球大流行,联邦快递目前正在世界其他地区采用帮助其管理中国需求和运力限制的相同策略,包括延长运输时间和动态价格调整,还根据需要收取特定航线和时段的高峰附加费。

  联邦快递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拉杰·苏布拉曼尼亚姆(Raj Subramaniam)指出,鉴于联邦快递全球网络的规模,随着全球经济在疫情后复苏,该公司处于“独特的地位”,将在制造业和其他商业领域的复苏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建立了一个虚拟指挥中心来实时监控并管理所有需求,同时利用价格和能力杠杆,根据需要增减产能,为客户提供最佳服务,为股东带来回报。”

  天眼查数据显示,联邦快递是全球最具规模的速递运输公司之一,致力于提供快捷可靠的速递服务,前往全球220多个国家及地区。

  联邦快递运用覆盖全球的航空和陆运网络,确保分秒必争的货件可于指定日期和时间前迅速送达,并且设有“准时送达保证”。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