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风云:结网,马云商业生涯最后的冒险

2018-12-12 12:52

  陈东升是商界传奇人物。他的父亲陈万林是老革命,曾跟随李先念的部队南征北战,解放后,被安排在湖北天门工作。

  陈东升与哥哥陈显宝、弟弟陈平都出生在湖北天门。35岁之前,陈东升走的是仕途——武汉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外经贸部下属的研究室,31岁时,成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副主编,享受副局级待遇。

  1992年,大约十万多名体制内干部“下海”经商,后来被称为“92派”,这个说法就出自陈东升。

  陈东升辞职后最先创办嘉德拍卖,同时还酝酿创办保险公司(4年后,泰康人寿成立)。

  1994年,陈氏三兄弟一起创办了宅急送,陈东升和陈平各出资25万元,各占50%的股份。宅急送起初只有7个人、3台车、一间26平方米的办公室,做零散的家政服务,甚至代人送过小孩。

  次年,宅急送与日本一城株式会社合资,使得业务配送范围和专业技术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2003年,陈平去深圳找王卫,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随后,陈平在附近租了两栋六层的办公室,楼顶上做了一个超大的宅急送logo,与两站路之外没有标识的顺丰总部截然相反。

  这年,顺丰的业务量还不到宅急送的三分之一。两年后,顺丰的业务量翻至宅急送的两倍。

  2003年是中国快递业的另一个里程碑。

  马云创办了淘宝网,按下电商时代的快键,不过它的重大意义还要两年后才能显现。

  国民更关心的是另一件大事,SARS爆发。顺丰迎来了巨大的商机。广东作为SARS重灾区,没人敢出门,快递业务量暴增。

  握有一手好牌的宅急送却“打烂”了。

  眼瞅“四通一达”和顺丰都在狂飙突进,宅急送还裹足不前,陈平很着急,为了占领利润和附加值更高的小件快递业务,他推进改革,由面向机构客户的普件物流转型为面向个人客户的小件快递。

  陈东升否定了陈平的改革方案,“安排”他休息,由陈显宝接任宅急送总裁,开始大幅度收缩网点、裁员,砍掉亏损业务。

  可机会错过就错过了。宅急送2010年收入仅20亿元,而顺丰是120亿,申通60多亿。

  陈平卖掉了所持宅急送的全部股份,套现2700万元,另行创办快递公司星晨急便。可到2012年3月,星晨急便也被传破产,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含恨坦承自己“贪大求全”。

  陈平后来一度短暂回归,但无力回天,再度出走。宅急送就这样泯然于快递浪潮中。

  七、什么是网购?

  2005年春节前,圆通老板娘张小娟在淘宝上买了一件皮大衣,结果等到年三十,皮衣也没送到,她就抱怨淘宝的物流很不靠谱。

  喻渭蛟问她,什么是淘宝?

  这个问题改变了圆通的命运,也改变了“桐庐帮”的格局。

  弄明白什么是淘宝后,还没过完元宵节,喻渭蛟就跑到杭州去找淘宝,并签下一份惊动“桐庐帮”的合约。

  当时全国快件,EMS收22块,“四通一达”收18块,喻渭蛟答应只收8元。

  圆通成立晚,业务量跟“桐庐帮”大哥们相差太远,为了冲单,喻渭蛟只能咬牙应允。

  2006年5月,圆通正式成为淘宝的配送服务商,日业务量陡然上升2000票。

  眼瞅圆通业务蹭蹭蹭,先前责怪喻渭蛟低价揽件的其他“桐庐帮”老板也忙不迭地偷偷往杭州淘宝总部跑。

  继圆通之后,2007年,申通、EMS等成为淘宝商家早期合作伙伴,后来中通、韵达、汇通、天天快递等也相继加入。申通和淘宝商家合作之前,一天大约6万票,合作之后,一天可达20万票。

  就这样,“桐庐帮”借助电商的东风,集体起飞。

  从那以后,“四通一达”逐渐从以商务件为主,转型为以电商件为主。随着中国电商业务的快速推进,电商件的性价比走向极致,淘宝上开始出现9.9元或19.9元包邮的产品,“包邮区”的说法开始流行。

  八、爆仓:网购有点疯狂

  电商的兴起,把中国快递业送上了快车道,而“双11”的横空出世,则让中国快递业有了爆炸性的裂变。

  2009年,张勇还是淘宝COO兼淘宝商城总经理,他提出借助“光棍节”的噱头,在十一月的传统销售淡季,搞一次大促销,但是应者寥寥,仅27家品牌参加,可等到2010年,交易量就天翻地覆了。

  现为阿里巴巴集团CEO的张勇曾回忆说:“(第一年‘双11’)当时没有现在的物流规模,5200万元这个总数还不是很大,对他们来说无感,第二年,交易额达到9.36亿时,这个数字就不小了,物流开始有疼痛感。2010年‘双11’是痛苦的。”

  物流的疼痛就是“爆仓”。

  2010年,“双11”的包裹数量突破1000万个,打了快递公司一个措手不及。包裹犹如洪水一般,涌入快递公司的各个中转仓,反复积压。最后就是,一个包裹的配送时间从平常的一到两天变为一到两周,最长甚至是一个月。消费者和商家都怨声载道。

  网购的惊人能量还未完全释放,物流就成为短板。以致于马云在2011年举行的“物流合作伙伴发展大会”上表示担忧:“我想淘宝明年冲1万亿(营业额),但是最大的障碍就是物流。”

  2012年后,淘宝商城改名为天猫,“双11”销售额达到191亿,“爆仓”从快递公司的中转仓,开始传递到派送网点。

  预计2013年“双11”,天猫的包裹数量将超过1亿个,怎么才能保证不“爆仓”?

  残酷的现实让马云决定必须马上解决掉它。

  九、马云最后的冒险

  2012年11月12日,“双11”硝烟未散,马云就带着张勇、童文红等人去上海外滩的兰心会所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童文红当时负责阿里巴巴集团的置业板块。他们试图探讨出解决中国物流问题的一个路径。

  那天与会的还有银泰集团董事局主席沈国军和银泰CEO陈晓东。此前,沈国军曾因百货行业的物流痼疾去找马云讨教,马云提出大物流的构想。面对共同痛点,双方一拍即合。沈国军告诉马云:“这个东西要搞下去,我来参与。”

  “头脑风暴”的最终成果就是决定组建一家新公司,以技术驱动社会化物流资源。新公司的大股东除了阿里巴巴和银泰集团之外,还有郭广昌执掌的复星集团。

  马云是有通盘考虑的,他是浙商总会第一任会长,沈国军是执行会长,郭广昌是副会长,三人私交甚笃,他更感性,沈国军、郭广昌更理性、更接“地气”,“三个理想主义者就瞎了,我们得去喝西北风。”

  除了这三大股东,圆通、中通、申通、韵达等快递公司各出资5000万,各占股1%。

  马云说:“股份并不重要,这个事儿是中国民营企业联合第一次起来参与整个未来中国基础设施的建设。”

  “野心”不可谓不大,但他并非盲目乐观,就对沈国军和郭广昌说过:“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扛不住就别玩这个。”但沈与郭不但扛住了,沈国军后来还出任了新公司的首任CEO。

  新公司得有个名字。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