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国际物流面临的挑战与对策

来源:物流技术与应用 | 2020-05-20 10:23 | 作者:喜崇彬

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都带来巨大冲击,给全球经济和贸易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我国制造业展示出强大能力,但同时我国国际物流运营能力不足的短板也显露而出,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对,成为一个必须认真思考的现实问题。

360截图20191112103801030.jpg

文|喜崇彬

来源物流技术与应用

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使中国受益颇多,如今我国很多产业和企业也正处于国际化的征程之中。维护我国产品和企业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和地位,是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在这个过程中,国际物流体系的支撑作用必不可少。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这一特殊时间节点,关注和探讨我国国际物流如何发展是十分必要的,这是我国物流人必须去深刻思索和全力解答的时代考题。

一、国际航空物流短板凸显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袭来,凸显了我国国际物流运营能力的不足,给中国供应链敲响了警钟。我国国际物流能力的短板,主要体现在国际航空物流领域。在此次疫情爆发和蔓延期间,运输量最大,同时也最重要的物资就是各种医疗物资。由于疫情突发且来势汹汹,无论是抗疫上半场的主战场中国,还是下半场的欧美各国,对医疗物资的需求都非常急迫,整体物流运作属于特殊时期的应急状态,承担这些物流运输的方式主要是航空物流。而我国航空物流能力不足的短板,使得我国疫情早期医疗物资的进口和疫情后期医疗物资的出口都出现运力紧张和短缺的问题。

国际物流航线、全货机数量、航空枢纽,是衡量一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的主要指标。无论从运力(货机数量、物流航线),还是从物流节点(航空枢纽)的角度看,我国与先进国家,我国物流企业与国际物流巨头之间都还存在着差距。

微信图片_20200519102807.png

肯锡的研究表明,美国和德国是全球连接能力最强的国家,中国的全球连接力只有他们的一半。例如,总部位于美国的物流巨头UPS(合并了TNT)在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域管理着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UPS的世界港,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物流自动化中转枢纽,这里每天有300多个航班,包裹日处理量达到200万个。世界港占地面积有90个足球场那么大,包括基础设施在内的投资额达到24亿美元。UPS公司总资产粗略计算达300亿美元左右。

另一家国际物流巨头企业联邦快递,经过数次大型并购和扩张,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物流经营人”。其业务遍及211个国家和地区,拥有49万名员工、1950个转运货站、13个航空枢纽、679架货运飞机遍布全球650多个机场、18万辆运输车辆,现还在研究无人机交付。

此外,总部位于欧洲的物流巨头DHL集团,旗下敦豪航空货运公司的机队大约有420架飞机,拥有三大全球一级转运中心,亚太地区拥有3个二级转运中心,还有中国国内转运中心(2个),国际口岸(4个),直航口岸(8个),17个航空货运业务(CATA)执照城市;敦豪航空货运公司机队的枢纽机场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而目前我国共有货运航空公司10家,全货机173架,其中大型远程货机41架,与国外物流巨头公司差距较大。

在航空物流的运作中,机场的运营服务能力也十分重要。目前国内还缺少专业的航空货运枢纽。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航空枢纽方面,2019年末,全国运输机场共有235个,但均为综合性机场,尚没有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货运量接近50%都集中在北上广的三大机场。对于客货混运的机场,相关业务安排还是以客机为主,大部分全货机起降时刻会被安排在晚上12点至早上6点之间的时段。此外,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货运需求加大,但是货机停靠、装卸等基础设施和操作流程的调整却没那么容易和顺畅,这都使得航空货运时间安排灵活性降低,与其配合的其他物流操作环节难度及成本加大。

在国际航空货运方面,各大客运航空公司是重要的市场力量之一。受新冠疫情影响,自2月初开始,各航空公司大量客机航班被取消,客机腹仓运输能力大幅下降。据不完全统计分析,在2020年的2月到3月期内,全部国际航空销售市场的运输能力比正常阶段最少降低了60%之上。同样,我国航空货运的主要运输方式也是客机腹舱运输,约占航空货运总量的70%。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国际航线货运量腹舱占比为48.6%,全货机占比为51.4%。国内越来越多的出口企业面临货物运不出去的问题,或者是航空成本的疯狂飙涨。从事跨境电商的专业人士介绍说,据他了解到3月份航空运输美线、欧线、中东线以及日本线价格相比春节前分别上涨了2倍、1~2倍、1倍和3倍左右。

以中国邮政为例,该公司在4月6日发布通知:受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扩散的影响,国际航班减班停航,运输成本大幅上涨。为适应运营成本变化并尽可能确保各项业务运作的可持续,自2020年4月10日零点起,中国邮政将针对线下e邮宝、线下航空国际小包业务和线下e特快业务临时加收运输附加费,结束日期将根据运费变化情况确定并另行公告。国际快递巨头UPS日前也发布通知称,自2020年4月5日起,收取中国大陆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出口至美洲及欧洲地区货件的旺季附加费。

对于问题的严重性,国家相关部门也产生了危机感。3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直接点出物流之痛:“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存在明显短板,当前受疫情冲击国际航空客运萎缩,导致客机腹舱货运大幅下降,对我国产业的国际供应链带来较大影响。

二、国际海运受到冲击

运是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目前,国际贸易总运量中的2/3以上,中国进出口货运总量的约90%,都是利用海上运输。因此,新冠疫情导致外贸订单锐减,首先受冲击的便是国际海运。反映航运经济指标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已经跌到历史低位,6个月之内跌去了近70%。这标志着海运规模大幅度的下降。

然而,业内专家预测这仅仅是停摆的开始,因为随着欧美疫情的进展,如果在船员、港口、码头、库房等工作人员中发现疫情的传播,相关公司将被迫减少甚至停止物流运营。目前,多家船公司纷纷加大了停航运力。据总部位于哥本哈根的航运咨询机构Sea-Intelligence的统计,截至4月5日,今年全球海运停航航次总数已经升至212条,多数停航航次都集中在接下来的5至6周内,其还表示亚欧市场撤出的运力最多,未来四周将有29%~34%的运力从该市场撤出。

3月31日,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报告。报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航运景气指数跌至62.95点,进入较为不景气区间;中国航运信心指数仅为39.05点,跌至较重不景气区间。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与信心指数均创历史新低。

据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发布的《疫情对集装箱运输的影响调研报告(一)》统计,大型港口企业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降低5%~20%,航运企业一季度同比下降15%~30%。

在国内港口方面,自疫情爆发以来,各大港口吞吐量也有明显下降。随着疫情传播,更多国家和港口将对船员出入境做出更严格的管控。现在很多国家对到港货轮执行14天的隔离。这个隔离期会大大增加货运成本,给本已非常脆弱的国际物流雪上加霜。

三、全球产业链调整对国际物流影响深远

国际物流的发展,源于国际贸易的发展和跨国公司全球化的产业布局。从国际贸易角度看,欧美发达国家是国际贸易和国际物流的先行者,跨国公司是全球供应链和物流体系最大的组织者与受益者。依靠全球贸易和跨国公司全球产业布局的发展,一个高效的国际物流体系被建立起来。

对国际物流行业发展来说,新冠疫情的影响具有突发性、暂时性,而全球产业链变化因素的影响才是长久而深远的。本来在疫情发生之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欧美发达国家全球化意愿逆转,这都给国际物流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不确定因素。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又放大了供应链全球化的安全风险问题,有可能加速全球产业链的布局调整。

此次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由于各国政府限制性措施而造成的劳动力紧缺、生产停滞,以及物流受阻。从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的角度看,新冠疫情的冲击暴露出原有产业布局的两大问题:第一,由于原有全球产业分工,防疫医用物资的生产几乎完全依赖以中国为主的制造业大国,成为相关国家心中的痛。第二,尤其以美国为主,第三产业发达,制造业空心化。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第三产业损失惨重,恢复经济也需要部分制造业的回归。

这些因素都使得相关国家进一步推动制造业全球产业链的调整与布局。例如,美日呼吁本国并资助制造商将生产线撤出中国,回归国内,或转移到他国以实现生产基地的多元化。这些产业布局的调整,必然带动国际物流服务体系的调整。有专业人士预测,如果欧、美、日等国家推进的供应链调整计划实现,未来全球供应链体系可能呈现不同特征,即:一些重要产业的生产可能会建立区域备份。简单说,未来全球供应链要建立区域划分,比如亚洲区、欧洲区、美洲区,当发生大疫情或者战争发生时,重要的制造企业和行业要依然具备完备的制造能力和供应链体系。

无论国际贸易,还是全球化的产业布局,中国都是后来者。我国外贸的快速发展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在2001年进入WTO之后,中国对外贸易增势强劲。到了2013年,我国进出口总值达4.16万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如今,我国物流业其实也有了长足进步和快速增长。

例如,在海运方面,我国从事海运业务的企业主要有中远集团、中海集团、中外运长航集团、招商局(旗下有招商轮船)这几家央企,他们承担了我国进出口贸易中80%以上的运输量。但我国国际物流的一些细分领域,如国际快递物流和航空货运方面,其发展程度还远不能与我国第一贸易大国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相匹配。一个广为引用的数据是,在中国国际快递业务中,国际三大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七成。

此外,我国是制造业大国,被誉为“世界的工厂”。但是由于国际物流不畅,导致很多国内订单做出来、运不出去,并且国外的原材料也运不回来。如何保证“不断链”是需要去认真思考的问题,在国际物流服务能力上,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国国际物流能力不足的另一个体现,就是产业链供应安全问题,尤其是高端制造业(如芯片制造、航空器制造等),其产业链控制平台(包括物流控制)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如在2019年中时,作为华为物流承运商的联邦快递在未经华为同意和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将含有华为重要零部件和含重要文件的包裹转运至美国,对中国公司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个国家产业必将经受较大的冲击和调整,我国一些产业供应链和物流掌控力缺失的问题可能被放大。有业内专家评论到:“拥有具备全球服务能力的物流企业是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应该做到的事情”。【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