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为何要二次上市?

来源:锌刻度 | 2020-05-07 14:29 | 作者:陈邓新

  微信图片_20200507142724.png

  二次上市之后,阿里巴巴市值再上一步台阶,引得其他中概股跃跃欲试。

  2020年5月5日,外媒报道网易已秘密申请在中国香港二次上市,最多筹资20亿美元,已选定中金公司、瑞士信贷和摩根大通负责上市事宜,股票发行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进行,不过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发行规模和时间表等细节尚未做出最终决定。

  对此,网易公开回应:“不予置评。”

  按港交所上市规则,二次上市的门槛如下:一是在美国、英国上市;二是市值不低于400亿港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美国上市的200多只中概股中,有近20家市值超过400亿港元,其中网易赫然在列,当前市值为434.08亿美元。

  由此可见,网易符合完全二次上市条件,而作为中国老牌互联网公司,其也有内在的融资动力:游戏业务需一边遏制国内手游市场份额下滑的趋势,一边要开拓更多海外市场,这离不开充沛的“粮草”支援;在线教育业务成长不错,但亏损也在加剧,需要持续高投入才有望从拥挤的赛道中杀出一条血路。

  从这个角度来看,网易二次上市并非捕风捉影。

  中概股信任危机是导火索?

  有一种声音认为,中概股信任危机推进网易二次上市的导火索。

  2020年4月2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经初步调查发现2019年年报从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剑等涉嫌伪造了高达22亿元的交易。

  之后,爱奇艺、好未来、跟谁学等中概股先后遭海外机构做空,一时间中概股令资本市场谈虎色变。

  火上浇油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于4月23日公开表示:“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提醒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该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中概股股价全面承压。

微信图片_20200507142737.png

杰伊•克莱顿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05~2019年从美国摘牌、退市的中概股累计达272只,已超过目前仍交易的中概股总数,后者之中有超过70%已跌破发行价,侧面印证多数中概股的日子并不好过。

  风声鹤唳之下,外界猜测底部中概股会加速逃离、头部中概股可能考虑二次上市来分担风险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种说法也遭受了质疑。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回归港交所后,不久业内就盛传京东、网易等中概股有回归的意向,那时并没有中概股信任危机,时间线就对不上。”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不排除有中概股信任危机的影响,但这应该不是主因,“网易股价与一个月前相比没有跌,波动也在正常范围内。”

  不可否认的是,头部中概股的股价都较为坚挺,这意味着投资者的信心并未衰减。

  “与分担风险相比,提升市值、募集资金或许对网易更为重要,市值衡量的是资本市场对公司未来的信心,也是互联网江湖江湖座次排名的重要筹码,而募集来资金则可助力力网易推进聚焦战略。”一名私募人士称。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也认同这个观点:“之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因为资本架构和盈利要求,大部分选择了美国资本市场。其实这些企业的主要业务仍在中国,这容易让海外投资者低估。”

  游戏主业亟需巩固

  募集的资金,或许要投入游戏主业。

  网易业务矩阵涵盖邮箱、游戏、门户、搜索、电商、社交、音乐、直播、阅读、漫画、博客、相册、支付、理财、在线教育等领域。

  看似自成体系,实则有些虚胖,后来网易CEO丁磊醒悟:“只盯着钱,是赚不到钱的。”

微信图片_20200507142856.png

网易CEO丁磊

  于是,丁磊对业务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挑战,电商、漫画等业务该卖的卖,理财、保险等业务该退的退,博客、相册等业务该停的停,而音乐业务也引入战略投资者。

  即便如此,网易依然面临巨大的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游戏业务,作为网易的基石已经显露增长疲态,特别是手游有了放缓迹象。

  据网易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毛利率为52.2%,同比下降0.1百分点,环比下降1.6百分点;网易游戏收入为116.0亿元,同比增长5.3%,环比增长0.6%,占总体收入的73.7%;这其中手游收入为81.7亿元,同比增长6.4%,环比减少0.2%,不过同期国内手游增速为27.1%。

  天风证券研究所的报告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网易手游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为16%,为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与高峰期29%的市场占有率相比相去甚远。

  究其原因,国内手游市场格局正在悄然生变。

  中小游戏厂商自身缺乏APP的推广渠道,作品很容易被市场湮没,之前一直在双寡头之下夹缝求生,而在字节跳动切入游戏领域之后,为中小游戏厂商提供了生存土壤——据买量平台数据分析公司GameLook统计,2018年中国区手游买量的费用高达400亿元,其中字节跳动独占150亿元,市场份额为37.50%。

  再加上腾讯手游市场占有率在54~58%波动,长期处于稳定状态,两面夹击之下,网易手游遭遇挑战也不足为奇。

  为了应对挑战,网易将目光瞄向了海外市场,寻求新的业绩增长极,譬如日本成为了网易游戏的第二战场,《荒野行动》、《阴阳师》、《第五人格》等作品大受欢迎。

  网易对内要遏制手游市场份额下滑,对外要开拓海外市场,亟需资本的奥援。

  在线教育渴望驰援

  游戏之外,在线教育或是另外一个支援方向。

  当前,在线教育赛道拥挤不堪,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主攻该赛道的网易有道承载了丁磊宏大梦想:“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领域和方向,网易在这方面有充分的优势,网易有道有非常长的时间和用户积累。”

  丁磊的打法是软硬结合,一边是挖掘有道词典用户的学习潜能、走推销精品课路线,另外一边是研发有道学习平板、有道翻译王等智能硬件,从而形成差异化竞争。

微信图片_20200507142754.png

丁磊对在线教育抱以厚望

  据有道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有道第四季度收入4.104亿元,同比增长78.4%;以智能硬件为主的学习产品收入同比增长近400%;净亏损为2.057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7000万元扩大了约3倍。

  从效果来看,这个打法有可取之处,但净亏损急剧放大也是不争的事实。

  更为关键的是,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站上了“风口”,有道也加大了在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的投放,急切地进行了业务扩张。

  此背景下,有道净亏损难看的趋势难以改观,且需要长期持续高投入,倘若可以获得网易的驰援,压力就会大大减轻。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网易持有有道58.6%股权及67.7%的投票权,丁磊持有网易有道27.5%股权及30.9%的投票权,网易财报纳入了有道的业务。

  尽管如此,能否在增长速度与盈利模式之间达成平衡,考验着有道管理层的智慧。

  毕竟网易CFO杨昭烜曾公开表态:“我们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这一点一直都贯穿公司发展的始终。”

  毫无疑问,网易二次上市之后,可以寄望市值有所突破,从而存在谋求更高的互联网江湖地位的可能,也可以募集一笔不菲的资金,持续推动游戏、在线教育等业务突围,进而改善毛利率同比、环比双双下跌的不利局面。

  网易能否谱写老树开花故事,仍有待观察。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