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CEO周胜馥:疫情导致1个月亏1亿,但不降薪不裁员

来源:燃财经 | 2020-02-26 13:49 | 作者:黎明

 t011f35cc003ed0dd98.jpg   

疫情对物流行业造成了巨大影响,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称,疫情期间货拉拉的订单量下降了约80%,今年2月份的亏损金额高达1个亿,但他同时表示,“我们不会裁员,不会降薪。”

  2月25日,燃财经举办线上沙龙,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光源资本创始人兼CEO郑烜乐、阿里本地生活副总裁、蜂鸟即配业务负责人刘歆杨,分别进行了主题分享,并和燃财经总编辑贺树龙做了对话。

 

  疫情对货拉拉短期影响巨大,但长期一定会恢复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货拉拉是在香港创立的。之前我去内地的一些城市,很多新朋友都以为货拉拉是本地企业。不仅在国内,有一次在菲律宾,当地人也以为我们是菲律宾的企业,这是一个挺有趣的现象。货拉拉是做货运的,一开始做同城货运,现在除了同城货运还有跨城货运,另外我们也有做搬家、零担、企业版,其实汽车销售也有。

       现在我们在国内覆盖了大概300座城市,海外覆盖了20来个城市,从东南亚到印度,包括美洲,都有货拉拉的业务。今年我们的目标还是会投不少精力在国际化上面。

         疫情对物流的影响是巨大的,现在我们业务恢复了不到20%。而且什么时候能恢复到正常水平现在也难以判断。短期来看,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是巨大的,但中长期来看,我觉得只要中国经济恢复了,我们的业务肯定也能恢复。

         在具体影响上,货拉拉是一个连接供需两边的平台,疫情对供给端的影响是最大的,因为有交通管制,以及很多司机无法复工,现在我们的供给端恢复了大约20%。在用户端,无论是C端的搬家需求,还是B端的运力需求,我们都能看到需求下降了很多。因为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大型企业,受制于无法复工,没有生产就肯定没有运力需求。

         这当然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同事。货拉拉是一个O2O平台,除了线上的运作,我们有很多事情还要通过线下的运营去完成,所以员工能否如期到岗对我们的企业恢复也很重要。在给员工安全、安心的复工,以及对员工的安全教育方面,我们也做了不少工作。

         我们算是一个比较居安思危的企业,在好景的时候,在阳光比较灿烂的时候,我们已经完成了几轮融资,所以在资金方面我们是没有困难的。这几年大部分企业都可能面临裁员和降薪的压力,但我们既不会裁员,也不会降薪。

        我们是这样看物流行业的。物流其实就是把货物从A点运到B点的效率游戏,谁能把效率做好,就谁有机会。效率来自于货物的信息化。其实在整个物流里,重要角色就是司机、车、货物。所以我们从人车货的角度能做到的就是“三化”——信息化、在线化、智能化,谁能把物流的这三个关键要素做好,谁就会有优势。

       从用户的角度,比如有时候你在打车的时候会考虑一个问题,就是我的货物究竟是需要一个小面,还是需要一个中面。我们希望能通过一些AR和深度识别的技术,让用户只用拍个照,然后我们就会告诉他这个货物用多大的车去装就可以了。所以在信息化方面,我们是希望持续投入的。

       还有一些场景,比如在高峰时间段,车的运力是不够的,那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运筹优化的技术,把一些相似的订单做成拼货。 另外,在车的信息化方面,严格来说现在我们只知道司机是在线的,但车辆还没有做信息化,所以接下来我们也希望通过一些IoT的设备,把整个物流的链路做到信息化和在线化。

      从宏观来看,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13%-14%左右,但在一个比较发达的国家,物流成本可以通过效率的提升降到10%以下。所以我们中长期还是很看好物流效率提升的空间。当然短期的压力还是挺大的,比如说,这个月我们就还是亏钱的,而且亏损金额也是我们公司历史上最高的。

       对话周胜馥:

 

  不允许公司只有三个月的现金

  燃财经:此前有报道称,货拉拉的业务量在春节和疫情期间下降了93%,最近有所恢复吗?你预计什么时间能恢复到正常水平?

        周胜馥:我们到昨天大概恢复了20%左右,所以大概就是下降了80%。具体什么时候恢复其实还是要看中国的经济什么时候恢复,因为我们的业务无论是从C端需求,还是B端中小企业或大企业的需求,都是跟中国经济挂钩的,而且我们覆盖的范围和行业也比较多,所以最大的变量还是中国的经济。

        燃财经:货拉拉这个月的亏损是历史上最多的,具体多少?

        周胜馥:一个亿。不过我们不会裁员,不会降薪。

        燃财经:一个亿不少了,具体的亏损来自哪些方面,成本结构大概是怎样的?

        周胜馥:具体的成本结构我就不说了,因为二月份我们业务总体下跌了90%以上,所以收入最后肯定也下跌得比较厉害,但是像员工和房租这类的支出并不会降下来。另外我们还是中长期看好,一些扩张的业务没有停下来。所以就导致二月份的亏损也不少。

        燃财经:刚才你说,货拉拉账上的现金储备比较多,所以短期内没有现金流压力。那货拉拉有没有做一些开源节流的工作?如果账上的现金只够用3个月,你会做什么?

        周胜馥:疫情发生之前,我们的看法是,应该用的钱就用,不应该用的钱就不用。疫情发生后,我们觉得疫情总要过去,所以我们现在更多是在为疫情过去之后要做的事情做准备。比如今年我们要在国际化方面更加激进,国内也会落地更多城市,我们在做人才储备,所以就不可能在节流上做很多事情。其实短期内我们会有很多额外开支,比如运力有问题,我们需要对司机侧多做一些活动,会在短期内加大开支。 我们的投资方光源资本帮我们融了好几期资金,所以我们才能在比较困难的时候,去做一些更长远的准备。如果我只有三个月的现金,那就比较困难了。其实我们曾经出现过只有一个月资金的时候。但那次最后还是比较幸运,在最后一刻融到了钱。所以自从那次以后,我就确保两个事情,一是我们自己有造血能力,至少在现金流上需要很健康;二是我们要永远有足够的资金,不仅是三个月,而是要按超过一年去计算,我是不允许公司只有三个月的现金的。

        燃财经:上面说到账上只有1个月现金大概是什么时候?当时内心是什么感受?

        周胜馥:这个还好,我觉得我在面对风浪或者危机的时候,知道哪些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哪些是自己不能控制的。比如这次疫情,我觉得不能控制的因素就是,我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疫情具体对中国经济产生多大影响。另外,能不能拿到投资我是控制不了的。我能控制的是,尽力去见更多人,找到相信货拉拉的人。至于那些不能控制的,我就不用担心了,可以控制的就尽心尽力去做好。

 

  物流行业的痛点和机遇人车货的信息化、在线化和智能化

  燃财经:货拉拉在疫情期间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在这些事情上花费了多少精力和资源?动力是什么?

        周胜馥:我们在1月26日就开通了绿色通道,做一些公益性质的运输,也是为武汉做一点贡献。我们在武汉召集了近100个爱心志愿司机,他们承担了超过200次的公益运输,运输一些口罩和医疗用品。其实不仅在武汉,武汉周边省份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比如建立火神山医院的时候,我们有一些司机是从成都将物资运到火神山。没有货拉拉司机,其实就没有货拉拉,因为他们始终是最终的运力提供者。

       燃财经:疫情期间,以顺丰、京东到家、盒马、每日优鲜、饿了么、美团为代表的企业,物流配送环节自营可控,收获了很好的用户口碑,但是一些平台型电商网站和物流快递企业表现十分乏力,你认为,原因是什么?带给大家的启示是什么?

        周胜馥:自营和平台模式,我觉得各有优劣。自营的控制力和稳定性要强

一些,有些特殊场景会突出这个模式的优点。平台型企业的灵活性要强一些。所以我觉得是各有优劣,在不同的场景会突出不同模式的优点和缺点。

        燃财经:在你看来,物流货运行业还有什么痛点没解决?这里面藏着哪些创新的机会?

        周胜馥:物流行业很大,具体痛点要看细分领域。不同距离代表着不同市场,比如同城三公里还是同城二十公里的配送,支线、干线还是国际配送。不同时效也是不同市场,即时、当日达、次日达,以及计划性需求。运输的规则也是不同需求,整车和拼车都是不一样的。 无论从距离还是时效来看,都可以将物流行业分割出不同的市场。但是整个物流行业的痛点,我觉得还是司机、车、货物的信息化、在线化、智能化的整个改善的过程。所以能在这三个要素里面去做改善的,就是物流行业的机会。

         燃财经:疫情期间,无接触的概念比较火,你认为这会加速物流行业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吗?货拉拉在这方面有哪些尝试?

         周胜馥:是的,我们的人工智能应用也是围绕着人车货的信息化、在线化、智能化去做的。比如,这一堆货,我们究竟是应该用小面还是中面去运输,如果我们能通过手机拍照,通过一些算法测出货物的体积,能不能实时知道车里面还有多少载重空间,这其实已经在运用很多人工智能的算法了。

  坚持长期主义希望十年内不上市

  燃财经:当前阶段,货运物流平台之间竞争的焦点是什么?和快狗速运、蓝犀牛等对手相比,货拉拉有什么优劣势?

        周胜馥:我们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比较少关注竞争对手的,因为我们觉得,我们存在的理由是我们的客户,所以我们的用户关注的东西,就是我们要优先关注的。至于我们的对手在做什么,其实我们关注的比较少。

        燃财经:对你个人而言,疫情带来了哪些认知上的变化?

        周胜馥:我最深刻的体会就是,贝索斯有一句话,“究竟什么东西是十年不变”。世界肯定会有很多变化,有时候是好的,有时候不好的,比如说像这次疫情,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反问自己,做这个企业有哪些东西是不变的?我觉得这是这次疫情对我最大的认知变化。

       燃财经:做企业哪些东西是不变的?你自己的答案是什么?

       周胜馥:我认为企业的利润来自对社会创造价值的回收。经常反问一下自己,究竟为世界创造了什么价值?我们对用户、司机、员工的价值是不变的。对用户来说,货拉拉最大的价值就是“有快好”,有就是能找到车,快就是能快速找到车,而且从叫到车到门口的时间可以做到十分钟以内,好就是通过司机提供很好的物流服务。货拉拉对司机的价值就是有钱有面有自由,对员工的价值就是有成长有未来有舞台。然后每个做得好的企业也会有一些比较一致的使命愿景价值观,这是整个公司的人都认可的,所以我觉得货拉拉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也是不变的。

        燃财经:创立货拉拉之前,你做过咨询,带领货拉拉发展的心路历程与之前的经历有哪些相通之处?又有哪些新的收获和感悟?

        周胜馥:就能力来说,我觉得我之前的经历跟我现在做的企业是没有什么相同之处的。我最大的收获是,那一段时间磨练的一些价值观,比如激情、谦卑、坚毅、执行,其实都是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燃财经:有人提到行业烧钱和刷单的问题,货拉拉现在的补贴还像以前一样高吗?如何防止司机刷单?

        周胜馥:其实我们的补贴是比较少的,国内刷单问题不大,我们的部分海外业务有刷单问题。当然我们有一个技术团队是负责做风控的,所以刷单这个问题其实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去解决的。

        燃财经:货拉拉的盈利状况如何?什么时候能够整体盈利?长远来看,商业化的主要方式有哪些?

        周胜馥:盈利状况我还是不说了,因为现在的预估也是毛估,所以我还是保守一点,什么时候盈利我就什么时候给大家汇报。在商业模式变现方面,目前我们还是主要靠司机的会员费作为商业化的手段。

        燃财经:货拉拉有IPO计划吗?

        周胜馥:说实话,我们是没有IPO计划的。我经常跟我们同事和投资者说,我们是希望十年以内不要IPO的。因为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人是不是长期主义,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过于追逐短期利益其实会影响企业的,同事的心态也会影响企业的行为。所以我一直以来就灌输一个概念,我们希望是做一个长期的事情,我们希望十年之内不上市。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56视界

10秒快速发布需求

让物流专家来找您